水型物语

晚上过五点,吃着煲仔饭,我看起了期待已久的水形物语,the shape of water。这部电影刚出的时候并未引起我多大的兴趣,甚至在得了奥斯卡奖后也只是让我稍微在意了一下——毕竟这说明今年是科幻电影的胜利;而真正让我打起精神下载片源的则源于该片导演之前的一部作品,潘神的迷宫。几年前在我还是本科的时候,曾经(跟牛哥?自己?已经记不清了)深深折服于其黑暗童话与残酷现实相互交织的奇异手法(说起来海猫鸣泣之时似乎也是这个想法?不过后者有点过于尴尬了),以亦真亦幻的潘神与恐怖的纳粹继父所代表的两个世界的重叠给了我极大的震撼;而“学习”微信群里的小伙伴又给出了这位导演“善于拍怪兽”的评价,于是更是将期...

水型物语

发布了长文章:水型物语

点击查看

不推荐这篇毫无意义的吐槽

简单说就是,恋爱真幸福啊~

似乎有点神经衰弱?

反思

我已经一个多月没有写过日志了。说起来倒不是不想写,但却总是找不出用来写日志的时间;其实也不是找不出写日志的时间,更多的还是过于懒散,觉得与其花费一两个小时去记录某个瞬间的心情或是几天来的行程,还不如安安心心地玩会儿游戏或者发会儿呆——结果非常显著:我胖了十多斤。

七月以来发生了许多事,我甚至怀疑自己也许会漏掉不少值得珍藏的回忆。首先是七月初我和牛哥还送别了小飞飞,他即将奔赴美丽的灯塔国,为自己喜欢的专业付出精力与时间……这种说法极其像是在抱怨,但说起来的确很少有人会喜欢自己不擅长的事情吧——但既然本来也没什么绝对擅长的,那还是勇敢面对现实、接受挑战吧。7月3日我、牛、飞以及东东一起去国博看...

心之伤

周三一大早,我跟M2师兄和C师兄为了W师兄的课题实验,坐着大宝哥的车跑到了河北省的某实验基地。本次实验原计划进行两~三天,但由于一些没有预料到的困难,我们只得改变行程,在周四的中午便开始返程。也正是由于提前返程,我们得以参加四位师兄与一位师姐的毕业答谢晚宴——而我却从未想过,自己的心情与认知竟会因一次本该简单的饭局而变得沉重起来。

开饭后我首先抢着敬了同一桌的Y师兄三杯啤酒,而Y师兄嘴上虽然抱怨着,却并未做过什么抗拒,大概是因为今晚的确是令他能够彻底放下包袱的欢乐之夜吧。之后我又给Z师兄敬了酒,Z师兄首先对我要敬他满杯表示了不快,但由于我特有的“嘴强王者”属性,他只得撇着嘴,面带不快地把...

史上最幸福的生日

今天我收到了来自东东的三份礼物,也收获了二十五年来最为幸福和安心的生日。

流年不利这个词与现在的我应该毫无关系。刚刚恋爱,恋人欲求不满,每天只要不到半小时的车程便可以见面——然而拥有着一切便利的我却总是疑神疑鬼,对自己是否值得信赖打着个巨大的问号。今天晚上毫无预兆地忽然哭起来,不仅让东东有些惊讶,也让我自己失望起来。但因祸得福,我们两个反而因为这一桩蠢事得以交心地聊起天,打通了双方的一些心结。

东东很讨厌我的所谓“不对等的爱的说法”,他也直白地把对我的不信任和怀疑、顾虑和禁忌都告诉了我。当我有些甩锅似的说自己“不够爱他”后,他却能够很坦诚地说出自己舍不得分开,同时又告诉我他并不觉得失去...

奥美得透

翘班回寝室玩了会儿3ds,感觉自己的心情逐渐沉静了下来。不知道是因为昨天晚上玩3ds一直到两点钟熬坏了脑子还是今天上午看了过久的steam夏促商品,昨天难得涌现上来的科研力几乎变得荡然无存;更有可能的是,值班导致的午睡对颈椎产生了压迫,配合上北京持续了两天的阴雨,让我再次进入了缺氧状态——反正简单说就是偷懒啦,毫无辩解的余地。

说起来,今天应该是我跟小东东在一起的55天了。我一直觉得这样一天天数下去毫无意义,可是自己现在却似乎数得更加勤快;另一个悲伤的事实是,现在似乎也是我从英国回来、正式开始SPH程序移植的第35天——也就是说我从英国回来的那天正好就是跟小东东在一起的第20天吧——也就是...

完美约会

在我听到他谈论钢琴与作曲与流派的传承,小幼幼的眼睛里似乎在放光。

PPT做得还不错,虽然审美差了点,不过毕竟他也只是乐感比较好吧~另一方面我毕竟多吃了三年的米,在用简短语言对科学问题进行装逼性概括的方面还是比小幼幼略强一丢丢——不过估计自己只能在现在傻乐呵一会儿了,对博士生而言论文才是重点啊。

一起看了加勒比海盗5,很不错。小幼幼觉得前戏过足,我觉得后劲缺乏——其实应该是一个意思,毕竟这次的片场只有两个小时,比之前少了半个小时呢啊。

在饭前我们一起合吃了中份的海盐柠檬DQ冰淇淋,味道很不错。不要脸如我厚着脸皮说自己不吃,结果买回来后吃得并不比小幼幼少。(本来我们是打算让小幼幼把这个...

1 / 22

© 我不喜欢斜体但却不知道怎么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