裸泳

1月30日下午,我独自坐在寝室里,怀揣着对导师交待的任务的忐忑心情,强迫自己把注意力集中到游戏上。但看着同学们陆续到家的消息,我心里也突然涌起一股强烈的思乡之情(其实更像是为了逃避现状而采取的手段)。

2月1日晚上,我到达沈阳,副解接站。饭后,副解表示要带我“放松一下”,下一站定为了一家“五星级”的洗浴中心。我开玩笑说让他请我做个“大保健”,但心里很清楚这次洗澡之旅应该不会有任何和谐的事情发生,估计就像是在老家的那些洗浴中心一样,做做火龙浴蒸蒸桑拿吧。事实证明,我真的是low到了家:五星级洗浴中心的名头真不是唬人的,如果说宽敞的接待室仍然是我能够驾驭的,那么几十平米的巨大热水池绝对是超出我的想象了。裸泳,裸泳,裸泳。我记得在TVB里听过这个词,但是在熊类YY小说中我却从未见过这种play——话说儿雷也笔下某个继承家族浴池的儿子似乎有跟某个工头在浴池来过一发,但同样也没有出现裸泳的桥段吧!

下水游了几下,我感觉很舒服。我的皮肤表面一直很凉,在热水的包覆下有些不适,但这种新奇而略有兴奋的感觉只让我觉得有趣。我有些担心自己会在副解面前勃起,但“热水池”似乎并没有像我想象中那样对我的下体产生多大的刺激。放松心情,我将自己埋入水中,宛如一头平静的死猪。只过了一小会儿,我开始难受起来了。头晕,呼吸困难,身上很热,像是在晚上九点钟就爬进被窝里一样,什么姿势都不舒服,心慌。这时候已经半夜十二点左右了,几乎没有客人,几个工作人员做着清洁。我坐在长凳上,斜对面是一位躺靠着的“老炮儿”模样的大叔。我不敢多看,只在心里默默YY着和谐的故事。远处又走过一位白胖的眼镜熊,斯文可爱。我发现人的屁股形状大概分成两类,一类曲线从腰部开始平整地竖直下降到大腿,像是这位白熊;另一类则是鼓出一道曲线,像副解、Jake和我一样(强行忽略细节差异)。我又想起了自己很喜欢的两位楼管大爷,不明白自己为什么每次看到他们都会觉得愉悦,却从来不愿意带他们到想象小屋里云雨一番;或许心里喜欢和性欲并不能划等号吧。之前跟GZ在一起的时候,我一直像头发情的公猪,鲜有淡定的时候;我不知道这种难以自拔的状态是不是意味着“喜欢”,如果只有这样才算是喜欢,那么喜欢别人究竟是多么羞耻而令人神伤的事情啊!

评论

© 我不喜欢斜体但却不知道怎么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