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洛与资本主义精神

        夏洛根本就不烦恼吧,如果烦恼,应该也只是个小烦恼:不愿意接受现状,对自己的人生不满却又没有任何做出改变的意愿。整部电影讲的就是个黄粱一梦,这个重返1997读档重来的美梦帮助他认清了谁是真正爱自己的人,谁又值得自己不离不弃地去坚守。

        当我第一次发现男主角的名字是“夏洛”时,我真的被这个剧名包含的笑点雷得说不出话;而当我进到影厅,听到剧中人物满口的东北话时,我有点崩溃了……倒不是我对自己出身有什么自卑,只是东北话+影视剧作品总会让我想起本山大叔与他的乡村爱情/马大帅/刘老根系列,这种极其接地气的农村系列真的完全勾不起我的兴趣。回归正题,一开场的大闹婚礼让我哭笑不得,可能是因为电影由舞台剧改编,所以我感受到了浓郁的小品气质;这个也说不上不好,但莫名的让我想起了滑铁卢之《一步之遥》……接下来夏洛进厕所,穿越到了1997——好嘛,《求婚大作战》!我开始向坐在旁边的GZ胡诌起接下来的剧情,大致是男主角发现了穿越的方法,所以一次次穿越到过去,改变重要时点,最后抢亲成功……

        并不是,完全不是,男主角返回现实失败,但利用自己记得的大量流行歌曲成为了新一代音乐教父,并且成功追到了女神,完成屌丝逆袭;而女主角(男主现实中的老婆)却为了男主角的成功而牺牲了自己的前途。男主角发现真相后后悔不迭,更意识到曾经与自己相濡以沫的女主角才是最难忘的值得相守一生的人,可是此时的女主角已经嫁做人妇,两个人不可能在一起了……

        我很喜欢男主角跟女主角在高中时候的互动,它让我想起周星驰的电影:故作恶人但内心善良的男孩被看穿了自己善良本性的女孩穷追不舍,虽然平时总是恶语相向,但关键时刻还是挺身而出英雄救美……我也很喜欢《爱情呼叫转移》似的尴尬结局,机会失去不再来,人总是会为自己的选择埋单。我不太敢喜欢最后夏洛挂在马冬梅身上的那一幕一幕,很有爱,很贴心,很温暖,但会让我想起自己非要抱着挂在GZ身上的那些时候,很不好意思——这让我以后还怎么撒娇犯贱啊!

        刚刚看了豆瓣,很多人说这部电影是“属于直男癌的意淫”:男主角不努力靠老婆养家,回到过去后不劳而获得到荣誉,发现真爱后妄图用金钱收买,最后回归现实后仍然没有实际努力的行动,毫无改变。对于这种观众,我只能说:看个电影还要宣扬一下自己的三观也真是辛苦你了。人跟人是不一样的,尤其区别在生活方式和思维方式;男女主角既然可以那么长久地生活在一起肯定不是互相勉强,而是两个人都觉得可以接受对方的生活方式,唯一存在的问题不是夏洛的不上进,而是他无法认同自己的现状,因而迁怒于妻子。但即使如此,每个人的一生中都仍会有一些让自己难以忘怀的人或事,在我看来影片一开场的婚礼只是他们平凡生活的一个小插曲,而整部电影也只是个让男主角夏洛认同自己生活、放下对过去一些心结的梦一般的经历罢了。至于GZ曾经提出过的“夏洛以后会不会改过自新,努力赚钱的问题”,who cares?我们不在意,马冬梅更不会在意,唯一会在意的大概只可能是夏洛他自己了;但我相信无论他赚钱与否,冬梅都不会弃他于不顾,而怀揣着一颗对妻子的爱护之心,夏洛又怎么可能不尽力为冬梅分忧解难呢?

        前天下午我去图书馆看了本老师在哲学课上推荐的《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书里提出资本主义的核心并不是资本的转移积累和市场贸易(这在封建社会等其他社会形式中也存在),而在于“丧心病狂地把利润全变成生产资料”这一“资本主义精神”上。工作与休闲是一对矛盾,前者是社会发展的必须,后者却是人类享受生活本性的体现。我现在在这个度上有些失调,休闲的时间占一天的十之八九,学习工作却成了许久不见的情况了。我觉得这是因为最近玩的炉石、LOL都是存在资本积累兴致的游戏,在里面免费赚取金币的行为被我看做了“挣钱”,因而忽略了其游戏属性,反而视这些游戏为工作。为了避免这情况再次发生,我决定以后想偷懒玩游戏的时候就往里充钱(-_-),这样这些游戏的消费属性得以大幅提高,其免费获得资源的性质就被泯灭掉了。

        今天上午再次偷懒,下午有课,晚上有课。明天上午没课,下午满课,晚上没课。再查查文献,认真听听周四的同学做的关于状态方程与反应速率方程的报告,争取周五或下周向老师汇报一个完满的结果。

评论

© 我不喜欢斜体但却不知道怎么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