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话

        这个周末过得很累,但却很值得。周五晚上我到西站接GZ,因为许久未见,所以想表现得积极些;不料我找错了出站口,反而错过了期待已久的super感人接站场面——不过嘛,也是典型的我会犯的错误~因为温度和环境,我在旅店似乎一向睡不好觉(当然好坏也是相对而言,与第二天的睡眠情况相比,第一天简直好得让我感激涕零),所以第二天起床后嗓子不太舒服,眼睛也疼得厉害。

        第二天本来有买二手自行车、修水管、办宽带三项任务,但由于退房时已经是下午,所以我们在与GZ的同学老杨会合后便踏上了取车的旅程——没吃午饭,嗯,没吃午饭。由于再过几天就是阅兵式,不止地铁运营有了管控,街边的餐馆也大批量的进入休息状态。我们折腾着绕了一大圈才到达目的地,中途坐出租的时候与司机发生了些不愉快,而到达目的地后卖家又迟迟不出现,我眼看着GZ的脸色由晴转阴,似乎马上骤雷将至。老杨拍了拍我,让我去惹一惹GZ,说希望我能“让他把坏心情爆发出来,卸卸火气”……卸你妹啊!以我跟GZ相处两年的经验,在他不高兴的时候最好躲得远远的,保持积极乐观的心情等他主动搭话,并且回之以微笑和支持;而任何火上浇油的行为都会被他视为“作死”,不仅会将他身上的debuff延长至一天以上,而且会大幅削减好感度。我撇了撇嘴,扯起了爆轰物理学里的概念,希望老杨别再胡乱打趣,谁知他摆出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继续大谈特谈“他的想法”。烦得很,我深吸了口气,不再理他。

        车子很不错,它的上一任也是第一任主人只使用过不到半年的时间,350元的价格也远低于发票上的900+。回去时我们选择打车直达,很是方便。与JQ会合后我们先是将小车放回了GZ的宿舍,之后又打车到南京大饭店吃晚饭。由于中午没吃饭+喝了好多饮料+本来就是晕车体质,我难受得几乎想吐。GZ和JQ几次提出要中途下车走去饭店,最后车子终于停在了离饭店还有不少距离处的路边。我踉跄着走下车,感觉自己好像一只僵尸。于是JQ替我背着双肩包,大家跟着手机导航向饭店走去。

        绕来绕去,我们终于到了“南京大饭店”。由于前面的王府井商业街过于繁华,再加上这家酒店虽然高大,但外表有些灰蒙蒙的,我们不仅有点怀疑这家店的水平;然而进门后,一切都无比美好。礼貌的服务员,整齐大方的桌椅沙发,还有热气腾腾精雕细琢的各色菜式,无一不令我们欣喜万分。老杨和GZ团购的是81元的自助餐,价格高于品味、好伦哥、巴西烤肉以及玫瑰花园等50、60元价位的烤肉自助和普通餐点自助,却让我觉得非常实惠。里面的食物都是排骨、炒菜和汤品之类的中式餐点,饮料有绿豆沙、西米露、橙汁等,另外还有一位师傅一直在现场烤制秋刀鱼和带骨牛排。我因为晕车的症状还没有消退,便请命留下来看包。GZ很细心地给我拿了杯饮料,嗯,加冰的,橙汁……我感谢了他的关心,之后请他给我拿碗粥先暖暖胃;这次他拿来了温润的银耳羹,味道很不错,喝后感觉自己舒服多了。

        开了胃,我感觉又饿又开心。这里的食品没有炸鸡、薯条等常见的自助餐食品,更多的是南京常见的小吃,如阳春面、鸭血粉丝汤等。我很喜欢板鸭萝卜汤和猪蹄汤,还喝了两碗虫草鸡汤;煎饺个头足有小包子大,馅料内涵猪肉粒、山药粒等,味道很是正统;三文鱼刺身不必多说,肉质嫩滑,味道鲜美,深受我和老杨的喜爱;蛋糕有杏仁、乳酪等多种,其中乳酪蛋糕上没有奶油,却凭借蛋糕自身的浓郁乳酪味占据了我的内心~我感觉吃得很舒服,唯一没有接触到而又抱有好奇的食品就只剩下阳春面(我倒是偷拿了别人的一份鸭血粉丝汤,也算一报还一报吧!),而提拉米苏又软又甜又香,我总是吃不够。

        吃饱喝足,老杨拉着我们到附近的KFC玩了一局他带来的桌游“卡坦岛”。果不其然,我在这种经济类桌游上输得一塌糊涂,毫无悬念地垫了底,而GZ却非常精彩地获得了胜利。之后老杨又提出要去旅馆刷夜玩桌游,我虽然没什么兴趣,但想着他们三个都已经参加工作,以后可能没那么多机会聚在一起随便玩了;GZ又一直那么喜欢桌游,自己理应多陪他做些他感兴趣的事情。于是我恻隐之心大动,答应要留下来刷夜玩桌游。

        我们用GZ和老杨的7天会员价格定了两间房。经过讨论,最后决定我与JQ住一间房,GZ和老杨住另一间房。去旅店的路上,老杨忽然说起他很喜欢“耽美文学”——我和JQ精神为之一振,更加愉快地开起GZ和老杨的八卦玩笑来。在房间里洗过澡后,我到GZ和老杨的房间等着开始玩游戏,却见他们两个互相开着玩笑,用手机抓拍对方的裸体……电话 - 壶中仙 - 上古壶中界这对CP,真是没不推的理由呢~济青看了会儿球后也来到了房间,于是战斗终于打响……一局过后,济青获得了最终的胜利,时间已经到了凌晨两点半,我嚷着要睡觉,老杨却意犹未尽地说要再来最后一局。这次摆地块和点数的时候我有意地将生产同样类型资源的地块靠在一起放置,而点数则很不均匀地摆在不同资源上,于是产生了不同类型资源生产能力不同、不同地区生产资源区别极大的情况。我默默在心里做着算计,早早将可以获得全部类型资源的土地记在心里,而我的上家GZ又极为给力地抽中了一号位,这也就意味着我可以分别在第二和第七位选择修建村庄的位置。

        游戏开始,我心里暗自偷笑起来。在游戏的准备阶段开始,我便选择了最合适的位置,在这里我既可以对绵羊产生近乎垄断的效果,又可以以较大的概率收获砖块和矿石;对我而言唯二的问题是小麦和木头,前者我只能在极小的概率下获得,后者则完全没有自然收取的渠道,只能通过交易得到。不过由于我选择的位置可以较快修建两条分别通往砖块交易场和矿石交易场的道路,所以我可以避免与其他玩家进行交易,从而防止他们借由与我交易而加快建设的进程。

        游戏越往后进行,我越发现自己对它的厌恶。为了自己的发展而压榨对方的发展,为了自己的进度而勉为其难地答应对方的不平等条约,这一切都让我觉得难受。老杨是游戏的推荐者,本身很擅长这个游戏;济青对桌游的理解和掌握很快,又是上一局的赢家,更是风生水起;至于我则是在游戏开始前便做着谋划,又对一些特有资源进行了垄断,同样不算无利可图,因此我对于GZ的状态很是担心。单拿交易来讲,老杨在优势时常常先声夺人,在游戏外也施加着无形的压力;济青尽量避免着不完全有利于自己的交易;我则始终以“利己”为座右铭,完全杜绝“N换1”的情况在我这边出现;而GZ却从来不讨价还价,只要他觉得可以接受便毫不在意地进行交易,从来不刻意追求通过交易来膨胀自己的资源。不知是不是自己杞人忧天,每次看到GZ勉强交换的表情,我心里就觉得很不舒服,恨不得把自己的一手牌都塞过去给他。我想起了自己喜欢PVE的原因:PVE不会有败者。即使出现了难以逾越的难关,PVE玩家仍然可以“挑战者”自居,而PVP的败者则是彻彻底底的输家,无论是技不如人还是运气不佳的解释都很难让自己振作起来,甚至可能因为失败而对整个项目彻底失去兴趣,无论是LOL还是篮球、足球,当人参与到PVP中便会激起好胜心,而平息好胜心的唯一方法只有获胜——这却恰恰是另一个循环的开始。

        我很不喜欢老杨,不能说不喜欢,但也不能说喜欢,或者说还是说不喜欢更贴切一些。原因?他不让我吃午饭,他让我主动去惹GZ生气,我晕车时他不赞同中途下车走去饭店,吃饭时候他总是让GZ替他打饮料,住宿时他坚持要跟GZ一间房,玩游戏的时候他很有进攻性,他已经工作了有自己可以支配的财产,他喜欢吃呷哺,他喜欢看国产电影,他跟GZ是同一个专业、有可以聊的话题,他跟GZ共处过4年本科生活,GZ曾经想跟他一起去后海……我知道这没什么意义,但就是不怎么喜欢他,就像他也不喜欢我一样,即使不讨厌,至少不能说喜欢。我知道他并没有什么,只是个GZ的普通朋友,GZ也很希望他的朋友们能互相成为朋友;但是我就是不喜欢他,不喜欢他。于是我每次都变着法地把荒漠中的“强盗”派到他的地盘上收租子,迎着他的不满,笑着说自己不会玩,觉得他优势大——我一定要赢这一局。

        由于前期积累的优势,我的马太效应逐渐有了雏形。兴建道路,修盖村庄,升级城镇……我一步步提高自己的积分,最后用环形道路成功从GZ手中赢得了最大道路卡,率先获得了10分,获得了这一局的胜利。大仇得报,可以睡觉了~我打着呵欠,看了眼表:四点半。哈哈……

        第三天十一点起床时,我的头仍然沉得厉害。感觉自己好像已经因为昨晚的漫长游戏丢了半条命。过了一会儿跟GZ会合后他告诉我们,老杨昨晚被蚊子叮得受不了,在五点多打车回家了。我在心里很幸灾乐祸地笑了下,感觉自己因睡眠不足而无比糟糕的心情有了些改善。看了谜之声和岚少的生发手游实况,感觉心里更开心了。报应的是,我们直到下午两点多从吃午饭……吃饭前我的心情已经完全跌落谷底,直到我们在商场里散了会儿步才彻底缓解过来。在我的提议下我们坐进了家乐福里的一家港式甜品店里,我点了份市长给我讲过的“芒果班戟”;那是在本科大二的一次夜间卧谈会上,市长说他在上海吃到了一种叫“芒果班戟”的甜品,鲜嫩香甜的芒果被厚厚的甜奶油包裹着,味道好吃极了。从那之后我一直对这种食物念念不忘,今天终于有了尝尝的机会,感觉很是兴奋。我仔细观察了下芒果班戟的外表,最内层是黄色的芒果,向外一次是奶油,乳白色,看着很厚实;最外层是有些发暗的白色面皮。我咬了一大口,感觉最令我惊喜的不是芒果和奶油,而是最外面其貌不扬的面皮;皮的甜衬托了奶油的香,之后又借由皮的香加强了芒果的甜味~另外半份班戟被我硬塞给了JQ和GZ,看着他们不置可否的样子,我也只能无可奈何地笑笑。他们哪里知道我是抱着怎样的憧憬来点选、品尝它的呢?

        之后由于天气原因,我和JQ直接上了地铁,没有送GZ回宿舍。在路上我兴起地给GZ发了个短信,让他到寝室后给我回个消息,之后便跟JQ大聊特聊起动漫的话题来。回到了寝室,我如释重负,洗澡开电脑上网,这些天难以实现的梦想终于变成了现实。我决定早点睡觉,把熬夜玩桌游而失去的睡眠补回来。这时我撇到手机的呼吸灯在闪烁,打开后发现是来自GZ的短信。我心里很过意不去,感觉自己的前一条信息很不负责任,便认认真真地把自己的想法和建议写成短信,再次发了过去。过了一会儿GZ发了两条信息来,谈到了办宽带和茶杯的事儿,我回了一条感慨,抒发自己的同情。

        19:08,我收到了GZ的电话。没什么事情,只是聊天,他讲了他问宽带的情况,说了茶杯的事情,说了泡面的事情,我问了他自行车和墙纸的状况,还有室友的行踪。

        我很喜欢打电话聊天,我喜欢听到对方的声音,他的声音。已经四点半了,跟昨天的睡觉时间一样,估计周一不去实验室了,在寝室补觉才是正经。我安了海贼无双3的游戏,但是因为存档出现问题,第一章白玩了。帮奶奶做任务拿了卡,又给她花金币(本来是攒来开NAXX的)买了十包卡,希望她能抽到橙卡,希望她能通过开卡包而获得快乐。

评论

© 我不喜欢斜体但却不知道怎么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