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无止境的八月

        虽然吃不得辣,但我却很喜欢辣椒油。红得发亮的油光总能把我的全部注意力吸引,亮丽的色彩与碗中的香气互相映衬,既显得激昂,又因其暗含的丝丝辣味拒人于咫尺之间——这种欲拒还迎的傲娇正是我所追求的极致啊!于是我在放假前偶然跟牛师傅谈起了他家乡特产的油腐乳,而上周五他回北京时也很给力地带了两瓶回来~一瓶是云香嫂中辣腐乳,另一瓶是他还没尝过的鸡枞腐乳。我很识趣地拿了那瓶传统风味的云香嫂,从此开始了关于腐乳的“漫无止境的八月”。

        早饭已经很久没吃了,午饭晚饭都是1菜+2两米饭+自带的腐乳……啊啊啊还是没吃够,腐乳蕴含的像酒味一样的香醇感真是让我欲罢不能,虽然已经吃了两三天,但还是意犹未尽——当然上述都是我的借口,只不过开了封的腐乳没法在大夏天长期保存,为了不浪费食物,只能抓紧时间消灭干净 漫无止境的八月 - 壶中仙 - 上古壶中界。下午到实验室看了会儿书,重温了下连续介质运动学,对物质坐标和空间坐标又有了新的理解。在我看来,物质坐标不便于运算,通常好像只是作为一种标识存在,作用是表明处于该空间点的质点(的名称);而空间坐标虽然可用于运算,但在解决具体问题时却总是要先与所属的物质点绑定,不然运算得出的就仅仅是“场”在某个时刻的物理量,而并非是研究对象(质点)的物理量……还是很麻烦,说来说去发现自己真是难以做学问。虽然我凡事都喜欢刨根问题,但是理解和接受时候却总要把对象翻译成自己能够认可的意义——意义,这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真是烦透了。在唯物世界里寻求意义真的有意义吗?首先,意义是物质的?好像不是,那么这个问题本身就已经不再是唯物的问题了吧。现在我的理解是物质坐标不参与运算,仅仅作为标明身份的符号;而这种说法我目前还真的没见过,所以也不敢擅自确定自己的观点是正确的。

        关于GZ的事我也想了很多(没错,又在瞎想了),之前我总是纠结于“应该”怎么样去做,但是其实生活中与人相处并没有那么多的规矩,只要把自己真实的想法和做法表现出来就可以了。晚饭路上,我发现自己一直在微笑,心情大好;这又使我回想起GZ离校前的那次争吵(并没有吵起来,GZ非常克制):如果我遇事能以开朗地心态一笑了之,一定可以把很多生活中的烦恼与矛盾变成愉快的体验吧。我发现自己确实挺喜欢抬杠,也喜欢开些不着边际的玩笑,每次说些什么话后都要自己担忧一阵,生怕玩笑太过火,惹恼对方;而当对方终于回话后,我心里的石头才终于可以落地,同时暗自告诫自己以后少开这种可能过火的玩笑——嗯,历史当然在不断的重演。

        我也许该不那么在意别人的看法?也许就是因为缺乏自己的性格和判断,才总是被各种冗杂的信息埋没,找不到自己的方向。不要太纠结,积极愉快地生活吧!

评论

© 我不喜欢斜体但却不知道怎么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