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以平静

        我原以为自己已经成长到可以平静地面对一切问题了,却没想到会被最单纯的事情扰乱心情。吃饭,聊天,最简单的事情却难以实现;游戏不再是令人快乐的事情,反而成了一种工作、累赘。承认自己的不足,却没法表达自己的不满;犹豫,忧郁,囿于单调的生活,难以自拔,无处发泄。

        我一直很讨厌麦琪的礼物,与其可以制造神秘、最后两败俱伤,还不如好好沟通、精诚协作。“我以为”怕是世上最致命的话语,因为是“我”的以为,你便没有置喙的余地;而这又仅仅是我的“以为”而已,何必苦苦相逼?牛哥常说我太纠结于语义学,我深以为然——相比之下,“我认为”就要好多了:“认为”好似是有根有据的推理,“我”则当仁不让地为“认为”的观点负责任地冠上了所属。

        不知为何,“然并卵”这个缩略词让我很是讨厌,有种浓厚的屌丝气息。我并不排斥草根文化,毕竟自己也是个非常俗气的草根,没有什么自命清高的资本,但我总觉得“草根”和“屌丝”并不是同样的概念:前者重在平凡而坚强,像随处可见的野草一样寻常,但生命力顽强,百折不挠;后者则是流里流气,对于自己的陋习和龌龊之处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也许,我真的应该多给自己找些事情做,不要再把自己的生活与其他人规划到一起了。估计自己醒来的时候就快中午了吧,那么中午吃没名生煎的黑椒鸡排饭,晚上吃云南米线,分子冰淇淋等到21号回北京后再做打算吧。

        炎炎的作业也着实有点烦,不过我现在有了“改改毕设交上去”的这个终极杀招,估计也不会难以应付吧。今天下午扫了两眼博士生学长的毕设,感觉自己要学的内容真的太多了。

        我的人生,还是该以面包为重吧,bread31。

评论

© 我不喜欢斜体但却不知道怎么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