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7.

        很突然的,我实现了一个隐藏的梦想,在晚七点七号楼的第七放映室,同一群不认识的同学一起看了《借东西的小人阿莉埃蒂》。

        最开始对这部电影(宫崎骏的动画)产生兴趣是源于GZ的一条微博,他分享了这部电影的主题曲,从前奏开始,从第一句歌词开始,这首歌完全把我的心抓牢了;后来在乱翻牛师傅电脑时候又很巧合地在播放器里发现了这首歌,更加深了我对原著的好奇。无奈我对于宫崎骏的兴趣一向不大,所以也就没有找来看看。今天六点我下楼吃晚饭时凑齐看到了楼道里的告示,才发现五一打算播放的三部电影分别是《BJ单身日记》、《借东西的小人阿莉埃蒂》和《宿醉》。五月一号的《BJ》已经错过(也是在CCTV6看过片段,对这种玛丽苏有些兴趣),五月三号的《宿醉》在几年前也看过了(《宿醉二》和《三》越发重口和无聊,里面的小胖在后来和小罗伯特唐尼合演了《预产期》倒是在我的观看列表上——当然优先级低到扫雷游戏之后——当然现在win8连扫雷都没有——其实win7的扫雷UI我就不是很喜欢了,还是XP质朴明快的风格更适合我——关于扫雷还有一段悲伤的童年往事,我读小学时老爹不知是出于拉近父子感情的目的还是想让我领会逻辑思维的重要性,莫名其妙地逼着我玩扫雷,而且由于我不太懂规则而恶语相向,好像还打了我……当然他肯定说没有打过我,但是从他身上散发出的强烈杀气已经足以让我感受到被绑在天台上用鞭子抽的痛楚了——等等,我的抖M之心就是那时觉醒的吗?

        电影的故事设定不算差,场景也都很美观,借东西一族小人的家庭陈设令人耳目一新;小人族用于饮食的茶水和汤汁等也很细致地表现成了球状,应该是考虑了表面张力的结果(很有趣的设计。如果导演是我,肯定不会考虑得这么充足,所以说宫崎骏和他的团队真的不简单)。不过囿于影片长度的限制(大概?),很多可以强调的设定和剧情被平淡地描述过去,让我觉得深度一般,受众偏低龄和女性化。我觉得这个故事非常有发挥的余地,篇幅上可以做成TV播出的季番。第一、二集介绍主要人物(第二集结尾处男女主角见面);三、四集男主角帮女主角脱险,两个人逐渐熟识,并介绍女主角家庭构成;五、六集暗示保姆对小人族的偏执和贪婪,并进一步深化男女主角的感情(一起到草地上玩什么的);七、八集介绍男主角的身世和病情,保姆猜到男主角与小人族的接触;九、十集男主与女主家人见面,保姆抓走女主的妈妈;十一集男主机智拯救岳母(喵~),并掩饰小人族的存在;十二集男女主告别,并用经典到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告别将这部动画送上神坛……

        从画面风格和人物形象来看,《借东西的小人》总是让我想起《纯洁的玛利亚》——也许只是因为鲜艳的画面,也许还有人物淳朴善良的缘故。男主的悲观心理、保姆的利己思维,以及小人族对家庭的重视都可以着重描写,达到深化主题的目的,现在这种半吊子的表述实在有点不够劲呀。7分,虽然可以给更高,不过7分正是这个777开场的最合适的结局。

        前些日子心里有些乱,退出了GZ和JQ的讨论组,又把GZ从QQ好友中删掉了。看他的微博,似乎觉得我生了他的气。其实并非如此。最后分手还是我提出来的,不是赌气(虽然说的时候的确在生气),是真的觉得在一起失去了意义。我以前觉得只要不讨厌对方就可以在一起,即使只是不讨厌,经过日积月累的了解,总会熟悉上、习惯上对方的一切,变得离不开对方。但是在一起快两年了,我觉得GZ和我仍然有很大的距离感。他喜欢《蜡笔小新》,我不讨厌,可以耐着性子陪他一起看;但是我喜欢的东西他并不会愿意付出时间和精力去接触了解,在我看来他总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对于这以外的事情,对于我的兴趣和心理,他毫无兴趣,也不希望主动或被动地去了解。之前大家曾经一起玩wow,他会因为我“把网游玩成了单机”而一遍遍揶揄我,而在我终于想要跟他一起玩的时候删除了他自己之前付出了无数精力的账号;他也会因为“这个游戏只能带来不愉快”而分解了他炉石账号中所有的卡,并且重复合成、分解,直到这个账号报废为止,却没有考虑过我也为他的这个账号积攒过的资源,以及我给他的账号用RMB买的那十几包卡(才十几包,我这么抠门,分解了也怪不了别人吧……)。当我为他做些事情的时候,他会觉得我在做无用功而不以为意;而我忽视了源自他的,在我看来自己并不需要的资助时,他却会开始冷战不理我……记得之前一个冬天,你在QQ上问我周围有没有人,然后突然发了句“快说你爱我!”但是当我想要让你说句爱我的时候,却只会被开个玩笑,被觉得烦人……可能一切都跟你没关系吧,可能我之前的所作所为伤透了你的心,让你觉得我就是个讨厌的、什么都不会的懒鬼吧。你问我爱不爱你,我说爱,你可以强行说我不爱;你问我喜欢你什么优点,我做了回答,你可以强行说这些都不重要。我真的没办法……什么都不怪你……怪我没法让你100%的信任和喜欢……还有爱……

        跑题了N久,回答之前的话题。之所以删掉QQ好友,是因为看到GZ的一条微博分享:“分手之后有什么好聊的?”分手后我们仍然保持着联系,互相发些觉得有趣的内容,LOL,炉石,蜡笔小新,或是可爱或是搞笑的小动物;但是让我觉得很尴尬的是,这些行为跟分手之前真的是毫无区别——换句话说,除了我不再可以抱着他抚摸他,其他的都完全一样。可能有人会觉得这种健康的朋友关系很不错,但这给我的刺激着实不小:早在分手之前我们就是这种单调到家的关系了,这个一直说“不知道什么是爱”的人真的有爱过我吗?还是说,我只是个可以释放压力的圈子里的朋友呢?越是思考这个问题我就越是痛苦,觉得自己两年来的幸福感都是泡沫,曾经引以为豪的爱人和信任都只是我自以为是的产物。“我相信他是因为他值得信赖,他不信赖我则是因为我不靠谱”,“我喜欢他是因为他足够优秀有吸引力,他不喜欢我只是因为我脏乱差”,或许GZ真的就是这样想的,但不管他是不是这样想的,我感觉非常受伤,无法再将自己的注意力放在任何其他事情上,只会一边质疑着自己一边产生对GZ的怨恨。

        结束这种郁闷心情的契机简直是个奇迹。一年前我偶然被小学同学加到了小学同学群里,但一直少有人发言;不知是出于什么原因,这一天突然有人聊起了往事,于是群里像炸开了锅一样,许许多多的人加入了讨论。这时我才发现自己当年非常讨厌的一个女生已经为人母,曾经被我视为竞争对手的朋友考研失利当上了程序员,令老师头痛不已的淘气包作为国防生入了伍,过去常被大家调侃的傻萌同学进了乐队……白白说,我们认识多少年了?我说,99年到现在,十六年了。十六年,连杨过都见过小龙女了,再过几年就二十年了。看着大家同学聚会时拍的照片,有些人没变,有些人变了;有些人一眼就能认得出叫得出名字,也有人叫不出名字。我何时会再与他们相见?小学如此,初中呢?高中的记忆又如何,最后我们六个人能一起走到最后吗?

        五月一日是本科室友大葱的生日,身为国防生的他虽然在北京读书,却很难找到机会离校与我们见面。恰恰这一天,伟哥和小欣也到了北京,与大家重逢。我很惊讶伟哥仍然与他的女朋友在一起(他们应该是从大一开始的)。我跟伟哥的关系一般,同为东北人,但并没有多少私下的深交,通常只是简单地打招呼和面子上的闲聊,刻薄冷漠如我连他毕业后的去向都不知道,也从未想过去主动了解;然而这样简单的他却做到了我认识的很多人都无法做到的事,与女友走过了这说长不长的三四年。一切都是命吧,我想。性格,习惯,突发奇想,一时冲动,结合了这一切的要素之后所发生的事情便是所谓的“命运”;有些人步步坎坷,有些人一帆风顺,而我,总是棋差一着,一步之遥。

        喝了三瓶酒,我觉得肚子里有些胀。前一天刚吃过宽板凳火锅并且拉了肚子,这一天又作死般地吃烤腰子凉肉串喝啤酒,简直是在拿自己开玩笑(冷笑话的身体应该更值得担心,但他自己却浑然不觉,真希望把我对他的忧虑全都移植给他!)。回去的路上我连珠炮似的念叨着外星人入侵、时空穿梭和平行宇宙之类的胡思乱想,大家一边听着我的妄言一边看我傻笑,北京这寒冷的雨夜惬意地简直让我想要把自己稀释到空气中了。

        回到寝室后我仍然消停不下来,感觉自己有说不完的话,有无数的空想和段子想要吐给愿意听我说话的每一个人。牛师傅,辉哥,浩神,军战蛇,远哥,潘神,我觉得大家都那么可爱、聪明和善良。我为自己认识这些朋友感到无比自豪和骄傲。

        走进浴室,里面空无一人。我想要自慰,却发现自己毫无欲望。妄想,妄想不是欲望,妄想只是妄想。一个有着亲切外表的熟悉的人走到我身边,轻抚着我的臀,左手手掌揉搓着我的乳头,将舌头伸进我的嘴里。这动作很像阳胖子,但这不是他的脸。不是SYM,不是GZ。我想象他就是SYM,配着适当的台词,这感觉棒极了。

        妄想不是欲望,妄想不激烈,但有趣。我喜欢妄想,妄想让我更确定自己活在靠谱的世界中,妄想最让我开心的便是它不会实现。一切都当作妄想吧,我不过是个借东西的小人,借来了终于化为泡影的妄想,以及妄想的代理人。

评论

© 我不喜欢斜体但却不知道怎么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