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乱情迷

三天两头网路断,害我险把路由换。网络中心坑爹蛋!

前日万寿寺里转,今日尚堪文献乱;明日面试何时还?

                                                       ——浣溪沙·终于能上网了


        看见委座在QQ空间发了条王国维的《浣溪沙》,我顿觉技痒,果断也写了一阕(打油诗)……韵倒是压上了,无奈字粗词鄙,甚是不雅。反正也是写着玩,还是不要太纠结这种东西了。

        今天如预计一样跟GZ和JQ去万寿寺+紫竹院公园转了一大圈。刚进万寿寺的大门,便有一个红衣女子拦住了我们,并问我们需不需要导游讲解——免费!由于GZ和JQ都没怎么来过这儿,我又从来只是走个过场随便看看坐落于寺中的“北京艺术博物馆”的展品,所以便欣然接受了她提议。导游小姐讲得很细致,细致到我们最后差点因为感动而买了那100块一注的香火;好在我脸皮比较厚,才婉言谢绝了她的“结缘邀请”。话说如果她给我们打个对折,也许就真会买了也说不定;农历二月初一祈福,想来也是件蛮不错的雅事~

        之后在紫竹院公园大家吃了几根香蕉(我这次真是完全没推脱,感觉自己比之前爽快多了),便兜兜转转取道国家图书馆,一路走回了学校。路上我请他们在KFC吃了午饭。GZ怕我破费(其实人均才20几),非要AA;但是我好言好语,用之前他常说的“这次我请你,下次你回请我”说服了他和济青,最终还是没有收他们俩的钱。

        由于走了一上午,到寝室后我很快就睡着了,直到下午五点多才醒过来。这时候距离GZ从各种渠道召唤我吃饭已经十多分钟了……结果我回电话过去的时候,他和JQ已经吃过晚饭了。因为中午的那1.5根香蕉把我撑得有些胃胀,再加上刚睡醒(睡觉时候姿势不对也吞了些气),我打算先去GZ那里一起看LPL,晚饭之后再胡乱解决。到了他寝室后发现GZ从许仙买回来的小橘子竟然不是之前常吃的那类,而是类似于金橘的品种;吃了个几个之后觉得嘴巴涩涩的,胃里也饿得咕咕叫了。于是GZ又从网上给我订了个匹萨,我则给他打了相应价格的钱过去(但还是用了他4块钱的折扣券);令我欣慰的是,他并没有因为我给他打了钱而不高兴,也许我们两个真的都有所成长了吧。

        看比赛的时候我们俩都比之前老实多了,没有争吵,他也没有因为我的一些小动作而发脾气(当然腰部还是怕痒怕得要命,仍然是100%禁区)。之前GZ同意继续在一起的时候曾经表示,他觉得现在仍然不是时候,因为“问题仍然没有解决,即使在一起了也还会分开。”我不知道问题究竟有没有解决,甚至不知道问题究竟是什么,不过如果GZ也觉得今天过得很愉快,是不是就可以认为问题已经开始一点点得到解决了呢?

        其实看GZ为了我有点小吃醋的样子还挺高兴的,不过为了家庭和睦,还是果断取关微博上的U熊吧!还有需要注意的是不要一有功夫就往GZ寝室跑,既然我马上就要读博了,理应把空闲时间放到主业上,总不能天天耽误GZ的时间和精力,到毕业时候文凭都拿不到,最后还要靠他来养活吧?男人就得有点担当才行啊。

        老宁头之前给我定毕设题目的时候提到过一个发音类似于“里卡瓦”的爆轰波传播模型,但我现在却根本不知道该进行什么关键字的搜索。希望老天爷能给个机会,别让我再在博士面试上重蹈硕士的覆辙、被各种老师鄙视到想要钻地缝了呀!

评论

© 我不喜欢斜体但却不知道怎么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