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悔

大概十天前,我在淘宝买了3ds,准确的说是new 3dsll。除了未破解的机器,我还很情怀地买下了怪物猎人X和口袋妖怪Omega Ruby;前者是处于见证名作,后者则是我买3ds的全部动机。

还没决定买时的期待,决定买后的不淡定,送货中的急不可耐,收货后的兴奋,十天来玩游戏带来的狂喜……我真的有点累了。游戏很有趣,但是因为觉得太有趣而连续很多天熬夜玩到凌晨2点钟以后,这就有点太伤身体了。

清明节三天我基本没去实验室,懒散散地在寝室里打通了OR,并且通关了Delta章。如之前看过的剧透贴所言,Delta章似乎捅破了窗户纸,隐隐地将不同地区神兽齐聚丰缘地区的现象和Hoopa的神秘圆环联系了起来:ORAS中的丰缘地区是十几年前的红、蓝宝石版GBA游戏的平行世界,而OR和AS两个版本同样也可互认为是平行世界……(水梧桐说过“我总觉得,也许会有那么一个我们水舰队当反派的世界”——是的,但可惜我买不起两个版本呀!)

现在我的主力队员有加贺忍蛙,喷火龙,君主蛇,蜥蜴王(看我对你多器重!),皮卡丘,佐罗亚克,以及太阳珊瑚。我还通过幸福蛋道场快速提升了双尾怪手等小精灵的等级,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没能掌握它们的使用方法,感觉除了上面提到的主力队员,其他人都上不了台面啊。其实上面所谓“上得了台面”的老几位同样也没能决定比赛的走势,网战中局势通常呈现一面倒的态势,我换着花样地被各种对手用各种精灵的各种招式吊打。目前我已经进行过大概十场对战了,赢过的貌似也只有三四场(哎?胜率30%?比想象中的高一点似的);对手有神兽使,有魔法/淘宝闪光党,大部分完美碾压,但也有一部分憨厚的对手被我用运气(和运气)险胜。这里必须称赞下忍蛙的气节:在跟肉神对战时候,水之手里剑总是只打出2~3发,惊吓效果也鲜有出现;但是在外战时,忍蛙频频打出4~5发手里剑,并且在昨天的对战中连续控制了对面的蜥蜴王四个回合,为太阳珊瑚三杀鬼灯、钥匙圈和沙鳄提供了战术支持。也许我的技术确实弱,战术确实渣,培育精灵的能力也不及那些孵蛋达人的万分之一(是的,人家都是几箱子几箱子地孵蛋;而我只孵了十几只猴子就失去耐心了)。但是作为一个游戏者,能够最大化自己从游戏中得到的快乐体验,也许才是最大的才能呢~

今天下午从寝室去实验室的路上,我闻到了雨味。吃着三明治,自言自语,仿佛昨日重现。小熊猫没有什么变化,壶中仙还是在抬杠(我完全不记得他之前喜欢抬杠啊);大家对我的印象停留在两年前,而我却在这两年里经历了太多太多。见网友,约炮,恋爱,分手;花钱如流水,吃西餐,吃日料,玩掌机,买正版游戏,用高配显卡玩大厂大作;看论文,做仿真,读博……很多之前幻想过的东西成了我已经历的过往,许多渴慕的东西成了我的日常。我比之前快乐了吗?是因为得到了才无法去珍惜吗?听着这群脑补出的家伙们的喋喋不休,我觉得出奇地平静。之前因为恋爱而抛弃的世界重新将我接纳,现实与幻想再次颠倒。生活就是这样,总会以你难以想象的方式做出些惊人的展开,例如本命年里无比幸运的我。电脑进水,但显卡保修包换;表哥在九月份结婚,嫂子是他的初中同学(近二十年的恋爱长跑);去医院做检查,如我所想地测到了幽门螺旋杆菌;买了3ds,实现了长久以来的愿望;想要的小火龙和梦特草蛇都在奇迹交换中奇迹般地与我相遇;手机屏幕朝下摔到地上,却只是在屏幕上出现了几道裂痕,完全不影响使用;LOL再赢一局排位就可以完全依靠自己的努力而到达黄金分段……不知道是我自己乖僻的性格翻转了太岁爷对我的态度,还是过分乐观的心情真的带来了好运,我感觉自己正在度过两轮生命中最为幸运的一年。

今天早上又梦到了GZ,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之前看到他新发的微博。我感觉很是唏嘘,很是无力。之前莓神跟GZ和我一起吃饭的时候曾经问过我们毕业后的打算,我说自己计划留在北京,GZ则说希望离开北京。当时莓神很直白地表示,如果对未来的预期不同,大概很难坚持一起走下去。现在我读了博,未来仍然未定,而他却已经有了在北京买房的想法。记得很久之前我笑过肉神对初恋Tiger的念念不忘,现在我应该去笑自己了吧~以后还是不要关注他了,貌似很多被我取关的人都在半年内找到了另一半,希望好熊的郭公也能有如此的幸运吧。

后悔 - 壶中仙 - 上古壶中界

评论

© 我不喜欢斜体但却不知道怎么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