踢威

踢威真萌!踢威真萌!踢威真萌!向来讨厌“说三遍”梗的我实在没有其他方法来表达对踢威的喜爱了,这个圆滚滚、好吃懒做、死宅的混血彩虹狗从出生开始便占据了我心头好的地位,完爆他的其他亲属N条大马路! 踢威 - 壶中仙 - 上古壶中界

陈肉组合彻底分崩离析,原因自然不必多说——因为我话太多了呗!他们两个人的性格相差太多了(官方解释),感情也不够深厚(官方解释+个人分析),有这样的结果也在情理之中。今天晚上我既没有玩3ds也没有玩LOL,甚至也没有去挑战下昨天刚下载的Gungeon,而是一直在跟肉神聊天……没错,聊天,一晚上。其实我一开始也没觉得自己会有什么成果(陈叔想让我把肉神重新加回QQ群里,结果聊了一晚上,这事儿好像我连提都没提过-_-),毕竟之前也跟肉神聊过几次天,深知这种聊天决计不会有任何收获,而且可能要把我自己的心态搞崩;但一方面是身体不舒服想做些节奏慢的事,另一方面也是隐约希望肉神能略微拓宽点三观,把局外人对这件事的看法纳入其中,所以还是饶有兴致地投身扯淡事业之中。摔门而起,我都不知道为什么会扯到美国原子弹轰炸日本之类的国际形势(据他所说是想要证明“因果”),“以暴制暴”这个在我看来略带贬义的词成了一个中性词,暴力胁迫成了他价值观中必不可少的一环——肉神我真的没有黑你的意思,但是这个结论真的有点太有进攻性了……

事情的发生发展非常简单,大致就是陈肉言语不合,陈摔门进房间(我仍然觉得,“摔门”就是很不满地用力关门的意思);肉见状,“咣咣咣”连续摔门——几下之后,门坏了……陈表示肉的行为粗鲁暴力,是在用暴力威胁自己;肉表示自己的做法(虽然程度较深,但是)跟陈的做法的性质是一样的,因此先惹出“摔门”这个行为的陈才是这个事件里过错最大的一位。我觉得两个人都不太正常,尤其是肉;前者还可以说是行为过分,后者的做法简直是恐怖了。在与肉神的进一步谈话中,我发现他的立足点总是在“社会”、“全人类”、“理性”这种大而虚的词汇上,俨然一副“我即是世界,世界即是我”的样子(同样没有贬义,只是这种说法是我心中最贴切最形象的形容而已);谈到个人价值观与社会主流的问题时,先是跳转到“法律就是以暴制暴”,接着又变成谈论“美国用原子弹轰炸日本的原因是报仇”之类的内容,思维之跳跃、找话语漏洞之娴熟真是令我哑然失笑——简直跟我一个尿性啊!最后又变成了对《死亡笔记》主角夜神月的探讨(而且看起来他还蛮喜欢这角色的),真是完全想象不到的神展开。

倒叙的话,不如先聊聊夜神月。我看《死亡笔记》的动画是在本科,之前虽然听过这名头,但从来没想着去接触着饱受国内媒体口诛笔伐的“大毒草”;刚看过动画后开始奉为神作,对其中的人物刻画、情节设置都推崇之至。前段时间的电视剧版也特意找来看了看,虽然无感也坚持看到了大结局……的前两集,然后弃了。现在提到夜神月,我脑海里满满的都是“哦,这个人要当新世界的卡密来者”,至于他的信仰和坚持,手段与谋略,完全不加考虑;就此,卡密sama仅仅沦为了一个梗,一如黑炎龙的白浊吐息——后者更污,我更喜欢后者。想做的事、实现想做的事的手段,以及为实现想做的事而拼搏,这些都再正常不过了。故事里的卡密拥有超人的智慧和力量,自然可以将自己的理想推进;至于他的理想,只能说过于理想了。世界本就是不完美的,一如我,一如你,一如这个拖沓矛盾胡塞词汇的句子。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世界观,卡密不过是利用自己偶然得到的力量来将世界塑造地如自己所想罢了——换句话说,任性。他的理想不是所有人的理想,他所看重的幸福不是每个人的幸福。当你的想法与独裁者不谋而合的时候,你自然会觉得独裁是件好事,因为它实现了你的需求;但当独裁者的敕令与你的利益相悖时,也许之前的支持者反而要骂起之前的领袖了。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卡密是个自以为是的傻屌——虽然他比我聪明比我有力量比我长得帅,导致我现在的话像是羡慕嫉妒恨一样。

美国原子弹什么的还是看知乎吧,国与国之间的关系自然有好有坏,但“美国之所以用原子弹而不是常规武器去打日本的根本原因是要报复偷袭珍珠港”这个说法有点太极端了,强行“因果”搞得美国像个天天想着打击报复的学龄前儿童似的,大有“买两碗豆汁,喝一碗倒一碗”的格局(有点黑了,肉神表pia飞我)。

法律的“以暴制暴”性之所以存在,是因为制定法律的人足够强。私人的以暴制暴不受推崇,则是因为每个人都在为自己找保险:谁都不能保证自己是最强的,所以与其以身犯险,还不如大家一起Ban掉暴力解决问题的这个选项。从这个意义上讲,动私刑的蝙蝠侠之所以不被漫迷指摘,也是因为够聪明,够强壮吧(不够聪明不够强壮的BOSS从来都是被嘲讽的货色,这么弱还来装什么大瓣儿蒜)。

跟肉神聊天时,我再一次思念起GZ来。肉神跟前任老虎(话说他老虎狮子都有过了,下一任难道是狮虎兽?肉神表打我……)的故事(其实并没有听到多少,只是GZ给我解释过他与肉神结识的契机),甚至我与肉神和莓神这两个朋友的结交都是源于GZ的介绍;而现在脱离了我们这个朋友圈子的人反而是GZ,实在是难以想象。肉神聊天时很喜欢举例子(像我一样),大部分都跟主题关联性不大(跟我一样),却强行在某些细枝末节上有所瓜葛(像我一样,但总觉得自己的例子明显要好得多,这算是自恋还是自黑?);聊着聊着又会突然引用对方刚刚提过的私人经历,有点“以彼之道还治彼身”的意味。记得之前我反思过自己的说话方式过于钻牛角尖,总是要抓人话语里非重点的小毛病;现在更是觉得自己平时的生活方式太过矫情。很高兴GZ之前选择了跟我分手,不然天知道他要受多大的折磨!

道拜拜之前,肉神说我的做法是在“自我催眠”。看到这个词我差点笑出声来,这恰恰是我曾经套给GZ的帽子啊!曾经的我锋芒毕露,对什么事都要评论,对任何东西都要有自己的看法,喜欢讨论,喜欢把自己的观点讲给每一个喜欢、不喜欢听我说话的人,虽然有朋友能够回应我过大的脑洞,但也失去了非常珍惜的感情。从大四到现在已经两年了,我约过炮,私下到别的城市见过网友,私下到别的城市见网友并且约炮,买自己想要的东西,请客吃饭——等下,为什么感觉自己好像没做过什么了不起的事,也没什么了不起的经历似的……奇怪的是,每当我做过一件之前想象过却没有勇气尝试的事情,我便更有勇气一分;曾经连网购都没有胆量的我,已经可以到别的城市跟网友约炮了哎(啊啊啊啊啊啊这种事实到底算不算自黑呀)!我也知道世界上更多的是自私的人和蠢蛋(我自己便是其中之一),我的观点和想法对他们一文不值。之前有段时间觉得很孤独,感觉身边的每个人所关心的都只是我对于他们有用的那一面:老师关心我的课题,师兄关心我帮实验室的忙,LOL的同伴只关心我的游戏技巧,却从来没有人会为我的喜怒哀乐感到心动,也没有人愿意听我讲自己的心情和想法。

有段时间我每天都要跑去找大宝哥好几次,以至于我自己都怀疑起大宝哥会不会对我的这种频繁叨扰感到厌烦。有一次我在私下问自己很喜欢的WJ师姐:“你觉得M老师会不会觉得我烦啊?”“你管他呢。”师姐抬起头,不以为然地说道。

“你管他呢”,“关我屁事”,前一句话出自学姐之口,后一句话出自GZ;前一句话的他是指大宝哥,后一句话的屁事来源于我。我仍然不能认可GZ的全部理论,但起码有一点是值得我借鉴的:人要学着快乐。之前我一直信奉“人生是悲苦的,因此要学着苦中作乐”,以至于每天苦笑着的我好似修行中的僧侣,以苦为乐,寻苦,甘之如饴。现在我信奉“不瞎想”,做自己想做的事,为自己的诉求埋单(并不是指约炮……),顺其自然地接受所需所学,既不数数然地苛求什么,也不仓皇地规避什么,只是微笑着接受来到自己面前的一切。世间不平事有很多,不是超人也不是蝙蝠侠的慵懒的我只要做自己想做的事就好了,不需要那么多磕磕绊绊,条条框框。话说回来,超人和蝙蝠侠也是在做他们想做的事吧,但受条条框框拘束的他们一定还不如我轻松自在呢!

感冒了还熬夜,真是作大死。这两天看到有北京的来访者,不知道会不会是GZ呢?打着呵欠,不知道一会儿要加首什么背景音乐好。他这几天应该是在看《向左走向右走》吧。Uzi自带中野恩断义绝buff,doinb遭QG封杀,LOL的新闻也是很多呢。Hero?星球之光?烟味吧,据说这是肉神传给GZ的歌。GZ唱歌真的很好听,不跑调,有气质,光看外表也会看得入迷呢。相比之下我这不会换气也没有技巧的幼儿园唱法真是傻得很,不知道下次再去KTV是何年何月呢。

评论

© 我不喜欢斜体但却不知道怎么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