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会

忙中出错,我竟然选择了4-2-8的路线前往奥林匹克公园(相比于4-10-8,整整多出两段直线路程)。到达目的地时,时间已经快到十二点了。我在云海肴、小吊梨汤和东南亚菜品中选择了第三样,美味的椰奶咖喱和沙嗲鸡块,不过seasea的河粉真的有点平淡无奇。

吃过午饭,我提议四处走走。结果东转西转到了科技馆(CSTM!),于是我决定将下午的闲暇扔给这里,再圆自己一个梦。我向售票员提出要买两张儿童区的成人票,结果被呛声:“没有儿童去什么儿童区?”无奈,买了两张主馆成人票(后来seasea表示可以托身边有小孩的游览者多买两张成人票,我也觉得这是个好办法)。


约会 - 顾桐 - 北京记事

 

主馆包括四个部分,分别是华夏之光、探索与发现、科技与生活、挑战与未来,每部分各占据一个楼层。一层的“华夏之光”展示了我国古代劳动人民的发现与创造,造纸术等演出非常有趣。二层的“探索与发现”展示了人类对物理、化学、生物等方面的基础认知,配备了许多或新或旧或快被淘汰了的设备。三层“科技与生活”的主题是科学技术对我们日常生活的影响,四层则是提出了一些“新”理念,揭示了科技发展的未来走向。我们在一二层玩得很开心,第三层时已经开始觉得累了,第四层更是有点走马观花的意味。给我留下最深印象的楼层或许是第四层,我和seasea发现这层楼所展示的“未来科技”已经很大程度上成为了我们现在所接触到的、稀松平常的事物;智能家居、新型材料、新能源……无法不感叹,我们的生活真的变化太大了——多亏了伟大的GCD!伟大领袖M主席!东方红太阳升!

在一楼玩着3ds,我感觉到一种淡然的满足感。周末宅在家里固然是一种选择(而且是我已经彻底习惯了的选择),但放松心情四处走走果然还是更能减压。前几天牛哥告诉我,因为政策问题,他可能没法转博了。现在的我总是在无事可做之时跑到牛哥那里看/跟他玩游戏,有了什么新奇的脑洞也总是找他胡侃乱聊,感兴趣的食物和景点也要拉着他一起去尝试。他毕业后,就会像市长一样离开北京了。我们的扯皮会止于微信群组,LOL也许会成为最多的交流渠道——到时候距离远了,我也就不敢再随便开他的玩笑了吧。这么想一想真的很寂寞,就好像自己的存在也会随着朋友们的离去被带出这所学校,甚至远离北京。不会再有人记得我曾在这所大学、这座城市里所经历的快乐与悲伤,也不会有人在意仍存在在这所大学、这座城市中的我即将会快乐亦或是悲伤。

一个多月后我就要换寝室了吧,华哥,启海,小强,我会想你们的。

邓肯好像很久都没联系过了;他转了博,应该是忙得很吧(估计没有谁像我这么偷懒和闲散)。

科技馆里有很多雕像,大多数的主题是奥运,估计是08年北京奥运会时征集到的。

约会 - 顾桐 - 北京记事

魔性的龟兔赛跑。

 

约会 - 顾桐 - 北京记事

 

约会 - 顾桐 - 北京记事

 

约会 - 顾桐 - 北京记事

帅气又动态十足的“论剑”。


出了科技馆,我们到上岛咖啡坐了会儿(贵到死)。我点了杯百利甜咖啡,里面莫名其妙的有着一大堆橘子皮丝(我也很配合地一根根都嚼掉了);seasea的花生冰沙倒是实惠到吓人的地步,但味道和口感真的难以得到好评。晚饭在一家金勺手(“钓手”?好有趣的文字游戏!)东北菜馆解决;我点了一份火爆腰花,seasea点了一份儿干煸豆角,价格稍贵,但味道不错。因为seasea对超级英雄电影无感(那为啥他的手机壳就是美队?),于是我们在大屯路告别,各回各家。

约会 - 顾桐 - 北京记事

 

约会 - 顾桐 - 北京记事

我沿路走回奥体中心,途中感慨良多,却又不知从何说起。春夏交际,清凉的风让我全身都舒服得很;广场上方的一架风筝栽到马路上,被路过的轿车碾成了两半。远处正在施工的形似酒樽的建筑似乎是某所高校的管学院,非常气派。我觉得自己的记忆逐渐模糊了,记得住的记不住的,那些不重要的,都渐渐消散。

  返程路上,我一直在玩3ds。我带3ds出门的本意是想碰碰运气,看看能不能成功“擦肩”到其他玩家;没想到在不算拥挤的地铁上,3ds游戏完全抓住了我自己的注意力,让我彻底沉沦于掌机的乐趣。掌机果然就该带出门去,当家用机玩实在太奇怪了。

一晚上LOL过后,我成功晋级到了黄金IV。今晚上的战友是市长、牛师傅、小火人、冷哥,五人黑的预选位排位真的太过简单了。牛哥的“基光宝石”塔里克已经成了队伍的强大支柱,保护性控制性应有尽有,让大家安全感十足。我也用耗子打出了一局超大优势,1V3瞬间三杀,感觉打出了自己许久以来的最强水平(其实还是运气好,队伍前期的优势全堆积在我一个人身上)。

之前我跟大宝哥报告过编程遭遇的问题,他让我去了解下level set界面追踪,并且加以实现。目前我只简单看了看论文,离做出成品还差不少工夫,不过我也觉得自己真的有在变强。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

貌似我跟红哥的自我激励真的很相似,当年龙哥这么评价我时我还尴尬得不得了,但现在觉得如果自己真的能像红哥一样努力,似乎也是好事。爸爸当年的通讯员崔叔叔加了我的微信,不过还没有聊过天。他曾经遭遇了重大的变故,但从未沉沦,而是坚定地选择去拼搏到底,现在收获了幸福美满的人生。妈妈说崔叔叔去看她时,她难以自持地哭起来。我的话也会想哭吧。我不喜欢汪峰似的怒放生命,但却没法不去尊敬那些努力到底的人。生活本就是俗气的,剥离中二性,满是俗气的努力才是再正常不过的成功之道。要努力。人生要有目标,我的目标仍旧是“过一个帅气的人生”吗?仍旧是“让大家都能喜欢我”,“受人欢迎”吗?仍旧是“不会被抛弃”吗?孩子气,不知何时,亦不知是否会离我而去呢?

A man needs a maid, while a boy needs only a friend. 

I need a Gunter, or, maybe, Jake. 

约会 - 顾桐 - 北京记事

 
评论

© 我不喜欢斜体但却不知道怎么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