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家

今天跟牛师傅一起去参加了机核六周年的线下活动,挺有趣,但似乎不太适合我。

牛哥因为昨晚熬了夜的原因,今天上午10点才起床洗漱,以至于我们错过了活动的开幕环节,直到中午近十一点半才到达会场。进了会场我才发现,自己对于这种游戏展会的了解真是太肤浅了:我只想象过展会上可能出现哪些游戏,自己对哪些内容感兴趣,却从来没有考虑过一个最为关键的问题——排队。人,到处都是人,目力所及之处,人满为患。起初我们俩排到了口袋铁拳的队伍后面,但等了好一阵儿却不见人数有明显减少;我和牛哥都不是有耐性排队的人,于是决定四处转转,看看有哪些一会儿可以争取的奖牌。

这次展会采取游园会的形式,通过参加挑战可以赢取奖牌(盖章),之后可以凭借一定数量的奖章来换取奖品:最普通的奖品是三枚银色奖牌就可以换取的明信片和平安符,之后随着奖牌数量的增加和质量的提高(金色奖章)还可以领取更加让人羡慕的奖品,甚至有PSV和3ds等。我和牛哥参加了马里奥制造的挑战关卡,又组队挑战了守望先锋的5V5对战,结果全部以失败告终~下午四点左右,主场舞台上抽取了一名幸运参与者,获赠PS4一台……羡慕归羡慕,我们最后还是失去了耐性,毫无斩获地离开了展会。

这次游戏主题线下活动的体验让我感慨良多。之前我一直说自己喜欢游戏,但到了这里才发现,有更多的人比我抱有对游戏更多的热情;相比之下,我的“喜欢”只是浅尝辄止的了解而已,算不上什么电子游戏的忠实粉丝。

我问牛哥,游戏的意义是什么?

游戏和其他爱好一样,只是个在工作之余提供关注点与消遣的对象。

那么消遣是否有高下之分呢?

你自己都说是消遣喽,那哪里还有什么高低贵贱~

像我这样对什么都感兴趣,但什么都不会钻研下去的人,是不是很没有意义?别人总是可以找到一个坚持到底的爱好,将大量的时间投入其中;而我却无法将全部时间投入一个领域,这不就分散了自己的精力,让自己无法成为某个领域的专家了吗?

那又如何?只钻研一个领域的话,不觉得会很无聊吗~人生就要丰富多彩才有趣呀。

我点了点头,慨叹牛哥真是大哲学家。我总是在提各种没意义没营养的问题,真高兴自己身边有这些理解包容我的朋友,可以陪着我瞎琢磨,可以回答我的臆想,呼应我的脑洞。

这个世界上的人真的很多呀。从前的我似乎把身边的人看成一个个线性化的NPC,我与他们的互动也以好感度/利益的最大化为目标;我喜欢挖掘别人的故事,感觉自己可以通过这种方式更加了解他们的人物设定和背景资料。现在我越来越活在这个世界里了,身边的人的呈现也不再单一,我是不是可以改变自己“测试员”一般的想法和做法呢?我越来越清楚地认识到自己并不理性,“应该”和“道理”仍旧是经常浮现在我脑海中的词汇。但切断认识与世界的关联真的很辛苦,像拉里(《刀锋》主人公)那样解答自己的疑惑应该是我不可能做得到的吧。

再回想一下《月亮与六便士》这本书,感觉GZ和毛姆都是很有趣的人。我目前读过的毛姆的书只有《月亮》和《刀锋》这两本,但这两本书都讲述了主人公抛弃世俗寻求心灵解答的故事。我忘记GZ为什么会喜欢《月亮》了,只记得他说过不敢把书给他父亲,怕他父亲如法炮制,做出同样惊世骇俗的事情来(我不知道GZ说这话时是不是开玩笑。应该不是开玩笑,但他可能还是会笑着说“开玩笑的啦”吧——我真心不喜欢《告白》这部电影,不阳光,不能没心没肺地看完就忘记)。

我又想起《秒速五厘米》来。GZ说他看不懂,我不懂为什么他会不懂。也许他懂了我所懂的,也许他想懂得更多;也许本就不需要懂什么,我们两个都不需要懂多少。人真的很复杂,不能说无聊,但真的认识一个人会很累很累。男主角怀念的是儿时的真挚感情吗?还是说他只是没有成长,没有找到自己真正的所在?爱情,友情,理想,欲望,生存,荣誉,孤独,关心,人要如何才能认清自己的所需和所想呢?

我越来越觉得活着没那么简单了。我之所以还活着,是因为不知道死去会如何;不可逆的选择不要去做,失去可能性会让我觉得无趣(“趣”又是什么?)。单身想恋爱是因为想构建更多的情感互动和物理上的交流,恋爱想单身则是因为自由受到剥夺,“可能性”减少带来了不安全感?选择,真是有趣,有点有趣。

活着就要不断地做出选择,不断地减少可能性的存在。选择什么差分方法,选择什么状态方程;选择什么游戏去玩,选择什么动画去看;选择什么小说去读,选择什么朋友去结交;选择看黄片撸管,还是选择去跑步健身……如何做出适合自己的选择呢?如何做出“我”的选择呢?利益、效率的最大化自然是符合人性、合乎理性的,但身为感性生物,专属于“我”的选择必须掺杂情感要素。情感要素的得来源于个人所形成的价值观,换句话说只要去做我觉得想做的事就好了……玩家 - 顾桐 - 北京记事所以扯了这么多没用的,就只得出了这么一个幼儿园水平的结论吗?不过转了一大圈,我的心情舒坦了不少。之前我总是把自己的做法和别人的做法反复比对,担心自己出错,惹人笑话;以后只要做自己想做的事就好了,别人的“笑”也是源自他们的价值观觉得我的行为可笑,而不是我的行为具有“可笑”这个必然的属性(估计会被人觉得是在强行解释……这么怕被笑也太自卑了吧!)——这么一说,感觉有点引出了《魔禁》里的“脑内个人现实”的概念了呀。

上次在微信上对GZ发泄不满情绪(大概是我长这么大第一次这么露骨地骂人……或者说是对某个人显露出这么明显的恶意)的时候,我花75RMB在steam上买了巫师三部曲(结果购买后一周才到账,当时把我气得不行)。我不听牛哥的劝告,决定从巫师一代开始补完全部内容。最初我被这个十年前的游戏的操作性、UI和建模搞得兴致全无(毕竟10年前,当时这作品可是话题之作呢,建模什么的以当时的眼光看也还不错),但随着故事的发展,我彻底融入了剧情之中。道貌岸然的村子,逐渐黑化的神童,强行背锅的女巫……第一章的故事已经接近尾声,面对最后的敌人the Beast,我完全找不到胜机。周一要跟大宝哥汇报关于反应速率方程的调研情况,明天估计要去实验室的干活。赶快去解Jacobi矩阵吧。

评论

© 我不喜欢斜体但却不知道怎么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