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见钟情

我很久没有这种心动的感觉了。如果非要形容的话,大概是他在散发着圣光,并照亮了整个世界的感觉。无论是工作装还是休闲装都很帅,一颦一笑令人心醉;谈吐时的用词、动作乃至眼神都透露着一种理解与尊重,好像一阵清风吹拂而过。虽然这些描述有点假,但我压根不想把目光从他的身上移开。

第一次见面时他在工作,白色的衬衫,微笑着,轻柔的话语,我心沉醉;第二次见面,他穿着蓝色的T恤,低头看着手机。第三次见面,我正为自己在楼下没能见到他而有些失望,却在楼上与他偶遇;我们两个微微打了个招呼,错身而过。第四次见面,他穿着蓝色的T恤,低头看着手机。

不会再有机会见面了吧……

如果我是个女孩儿该有多好,可以直截了当地问他是不是单身,愿不愿意与我交个朋友。如果周围没有人该多好,我可以不在乎一切地问他叫什么名字,问他的家庭情况如何,愿不愿意与我交个朋友。如果我们还有机会见面该有多好,我一定要把握住机会,更多地去了解他。不过考虑到我这宛如被诅咒过的感情经历,估计这段只存在于妄想中的交往终归会以空白告终,我还是早点清醒过来吧。

老妈和大姨到学校看我,带了很多零食。两天来我变着法地领她们去自己认为值得一试的店里品尝美食,但她们的兴趣点完全不在这方面。我的消费观改变了很多,人生观、价值观也与她们差别巨大,这使得大家聊得很不愉快,以至于本来打算居住3天才走的她们改签了火车票,准备提前一天返程。还好,我安慰自己,大家各取所需就好。

终于搞清楚了礼物的来源,果然是副解。我虽然猜测了许多内容,但却忽略了最为重要的一点:真正可能买礼物给我的也只能是与我最亲密的朋友。我有些不好意思,因为在与他通电话时我曾经大言不惭地断言说礼物“肯定不是”他送的,以至于他放弃了原本在生日那天告诉我的这个念头——不过他玩了我那么久的守望屁股,也算是有所补偿吧!

我又想恋爱了。不是因为孤单寂寞,也不是因为性欲使然,只是单纯希望有个我喜欢的人也在喜欢着我。这与我三年前时的想法很相似,但我很清楚自己已经不再是之前那个渴求感情的孩子了。爱情这个东西不是能从别人那里求来的;有缘则聚,无缘则散,如世间诸事,莫强求。找个我喜欢也喜欢我的人,粗线条地依偎在一起,散散步,逛逛街,聊聊天,做做爱做的事,也就足够了。至于这个对象是谁,莫强求。

今晚上吃的是新辣道鱼火锅,在我生日那天新推出的蒜香鮟鱇鱼锅以碾压之势击败了之前的青柠白玉巴沙鱼锅,一跃成为我最爱的口味。论口感其实还是软润柔和的巴沙鱼更合我的喜好,但就锅底的冲击力来讲,蒜香的厚重口感果然还是要更强烈一些啊。似乎鮟鱇鱼是一种深海鱼,能吃到这神奇的鱼种也是件幸福的事呢~

这两天走了很多路,脚疼得很,之前的伤口又有渗血的趋势。明天还是换拖鞋吧。

啊……果然还是忘不了。今晚也许要伴着春梦入眠了。

评论

© 我不喜欢斜体但却不知道怎么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