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冒

失恋对我来说一直是个伪命题,从不走心到笃信,从苦闷到癫狂,再到如今的自娱自乐;我喜欢过这么多人,结果分别是直男、分手、不喜欢我、有对象,感觉自己好像完全没机会遇到哪个“喜欢我又被我喜欢的人”似的。看着顺眼的人不少,但聊得来的不多;即使聊得来,也不见得能让我无所顾忌地信赖和倚靠。虽然明白即使有了所谓的恋爱关系也仍旧要一个人努力生活,但却不由自主地想要有人来信任我、陪伴我。

回家一周多了,再有四天就要返京。我实在想不到曾经让我期待不已的归乡之旅如此潦草。21跟副解搓了澡(感受了健壮赤裸的东北男人的爱抚)、22号玩了物有所值的射箭、VR游戏和机械密室逃脱;之后在家里玩了巫师2和duelyst,过年后同海鲜见面吃了次烤肉(而且还在自己家的沙发上被他挑逗了)。昨天晚上跟艾滋蓝上的某位相谈甚欢,一度产生了可以进一步发展的错觉;今天下午搭讪时才知道对方已经有了伴侣,我只不过又一次自作多情了而已。

不是没有约炮的想法,实际上也的确曾经单纯为了约炮而约炮(虽然并没有打炮),但我还是无法将亲昵举动跟喜欢的心情分割开来。不是什么精神洁癖,不是出于安全考虑,不是希望保持自身的积极与阳光,只是单纯不喜欢。说起来我才25岁,说起来我还没有正式工作,说起来我还衣食无忧,说起来,我还有条件做个快乐的单身汉。不喜欢就不喜欢呗,也许过一阵子你就能找到一个合适的人了也说不定;也许你总也找不到合适的人,然后重又享受起单身的自在了也说不定;也许你马上会进入到永无休止的忙碌生活中,再也没有空闲去考虑这些问题了也说不定。

顾桐,张北然。

评论

© 我不喜欢斜体但却不知道怎么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