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 臻

现在最大的问题是,感觉自己好像一个路人甲……不被需要,缺乏认可,没有存在感。找不到自己在尘世的坐标,也不清楚自己该抓住什么生活下去。在北理工七年,同学走了很多,朋友走了一些,你走了。我第一次有了种待够了的感觉,觉得这所学校、这座城市都是那么的乏味,让我找不到自己的基点。听着他与我在一起时少有的平静而恬淡的声音,我已然明白了一切,也终于清楚什么才是你真正的幸福。也许躁郁正是我们的共同点吧,我把你紧紧攥住,生怕你逃离;而你知道自己需要平静与安定,因此分道扬镳从一开始便是必然。

我很害怕,我一直在害怕周围的一切,唯独不害怕你,觉得你是唯一可以拯救我的神明般的存在;你离开后,我在心里塑造了另一个你,一个静静的看着周围的你,一个能够让我镇定下来的你;但那毕竟是虚假的,在与你再见的刹那便原形毕露,如同脆弱的石膏像,轰得倒下,碎成粉渣。你电话里的声音是那么的动听,让我的整个魂灵都安静下来。你的声音那么幸福,听着你口中说出的他的名字,我只有心痛,心痛,无法停止。

我已经懂了,他对于你,便是你对于我。他可以为你带来的内心安宁,正如我一直如虻虫般向你贪婪吮吸的。你已经无力承担我的索求,无论是单身还是恋爱,都不过是为了再次寻回那难得的片刻光明——而我,我已经连怨妒的理由都不复存在了。

在向副解倾诉的瞬间,我只感觉到释然。我大口喝着酒,拼命地背诵自己为了写日志而绞尽脑汁想出来的酸言碎语,想证明自己了解你,想证明自己爱你,想证明自己可以给你幸福,想证明自己优秀,证明他比不上我,他不适合你。但越是用力,我越是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在爱着你。自己的痴情苦恋终究只是自我满足,爱情是结果论,不消证明。跟牛师傅说明的时候,我只觉得阵阵的恶心,觉得自己把你当成了谈资,消费着原本只属于我们两个人的过往。

我以为你选择他只是因为外貌,或者是因为曾经幼稚蠢笨的我的性格给你带来了太多的痛苦;我以为你选择他是因为出身,或者是因为他有更多的自由经济与时间可供支配。直到刚刚我才明白,自己从来都不了解你。我以为吃碗干炒牛河便可以了解你,我以为听民谣、看小说可以了解你,我以为你喜欢所有人偏偏不喜欢我,但我偏偏不知道你真正需要的是什么。

你需要的,我大概真的给不了吧,这不是我通过努力可以做到的,这真的是天性使然,无法改变。我不是认输,只是接受事实,接受我们不会在一起的事实,接受你向前迈进的事实。我相信你,也愿意相信你选择的他。我衷心祝愿你们不要再给我“贼心不死”的机会,否则我会痛恨此时的自己,更会加倍的厌恶你所选择的他。

离我毕业还有大概三年,我不知道结局会怎样。也许会遇到一个让我选择留下来的人,也许会有人让我更加坚定地离开这里,当然也可能那个让我留下来的人仍然是你(天知道我有多么不希望会是这样),但一切都是未知数。我们的故事结束了,也许会重新开始,也许不会。

很荣幸与你走过一段共同的人生旅途,我感到非常荣幸。

祝你们幸福快乐。

评论

© 我不喜欢斜体但却不知道怎么改 | Powered by LOFTER